章节目录

    渺渺云雾间,幽幽红尘外。

    金乌升、玉兔落,凉风不至,玄鸟归来,黄菊遍野,水泉流动,载浮人间几度愁,宛转流入千年岁月。

    九霄云外碧云天,自在天里多自在,无欲无求无烦恼,天无涯,地无边,天地相去二十万六千七百八十一里,天包地,地依天,轮回不空。

    在这虚无飘渺的空间中,云深雾浓处划开一片净土,幽深静谧的竹林边扬起袅袅轻烟,淡淡的檀香味满布鼻翼,那是凡人所到不了的南海仙乡。

    照理说,这里应该是宁静祥和,仙乐飘飘不绝于耳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大士前往瑶池为王母祝寿,你们不能枉顾修行也想跟去蟠桃盛会。”

    一名双颊红咚咚、扎着发髻的稚嫩小童伸直手臂,阻止四名年纪看来和他一般大的小女童,一脸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哎呀!人家只是去瞧一瞧嘛!你干么老气横秋地这也不行、那也不行,我又不会去闹场。”真是的,老是欺负她。气呼呼的小女童瞪大一双杏眼,小嘴微噘的抱怨。

    “不会吗?”身着青色罗裙的小女娃斜眸一睨,态度沉稳得不像十岁孩童。

    “青莲,你怎么跟他一样老爱扯我后腿,人家……人家已经很久不惹麻烦了。”讨厌啦!她只是好动了些,并非故意惹是生非嘛!

    “才三天而已好不好?你的迷糊个性就是最大的麻烦。”紫竹童子很无奈地东挡西挡,偏偏挡不住观音大士座前的四大仙婢。

    净水、绿柳、青莲、瓶儿本是观世音菩萨手中的柳枝、玉瓶和圣水,以及座下莲花,在千百年的佛谒洗礼下,渐脱原身幻化成人形,虽尚未名列仙班却已有仙籍,跟随观音大士修行,是仙界小婢之间最令众神头疼的几个小娃儿。

    不过她们只是看起来稚嫩些,其实个个“高龄”不下百岁,以人间的岁数来看早化成一堆白骨,与尘土同朽了,哪来如此稚气长相。

    而紫竹童子则是由紫竹林中的千年紫竹而生,青绿的竹枝是他的栖身之所,以看守紫竹林为己任,不时施肥、浇水,使其枝叶茂盛。

    “哪有,我一直都很乖,你少来污蔑我。”净水心虚地直嚷嚷。

    “事实胜于雄辩,我用不着污蔑你。”她是那种不生是非,是非也会找上她的小女婢。

    “紫竹,你很过份。”臭童子。

    紫竹童子不为所动的搔搔耳朵。“拜托你们安份几天成不成?等大士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一旁天真的瓶儿接着开口,“大士一回来,我们还玩什么?人家也想吃仙桃啦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贪吃鬼。

    “好啦!紫竹,我们去看一眼马上回来,绝对不会耽搁太久。”软语如丝的绿柳央求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就是不行,你们一个也不准离开紫竹林,这是大士的吩咐。”他坚持着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大士走前特别叮嘱他要看好四个婢女,一再重复什么“时候未到,不该乱了天纲”,让他听了心下不安,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。

    可是他有心要遵从大士的旨意,她们却不一定肯配合,一个个吃定他似的,根本不把他的劝阻当一回事,执意要去一窥王母娘娘寿宴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大士又不知道我们偷溜出去……”应该不晓得吧?净水衷心希冀。

    净水的性子活泼外向,有点小任性,她一听紫竹童子拿主子压她们,马上耍起小脾气硬要他放行,不肯退让。

    也许她嚷得大声了些,向来恬静的紫竹童子也火大了,拉着她的手不让她离开,存心跟她耗。

    这一拉一扯间,他们都没发现放在竹桌上的黑檀木盒已摇摇欲坠,这时傻气的瓶儿上前想把两人拉开,怕他们一闹下去没完没了,她会吃不到仙桃。

    她不介入还好,一靠近,三条身影顿时失控,你拉我扯的撞上一旁冷眼旁观的青莲,让她一个没站稳,倒向来不及退开的绿柳。

    慌乱中,缘柳反射性地要捉住某物以防跌倒,挥舞的左手不慎打落桌边的盒子,五道银白色的光线由盒内透出,莹莹发亮。

    虽然十只小手连忙扑向前要去接,但是五颗珍珠白的珠子已经滚出木盒,滑过大张的指缝,如顽皮的风不停往前滚动,最后掉进一条小缝隙中。

    “呃,那……那条缝隙不是补好了吗?”

    大家的视线转向一脸局促的净水,她干笑地直绞细白纤指。“我……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忘了”

    那是南极仙翁送给大士的宝珠呀!她居然忘了补好通往人界的小缝,这……

    你看我,我看你,眼中多了一抹说不出的无可奈何,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……找回它们。

    “喂!你们不要乱来,人间不比仙界,你们……哇!你们要干什么?别拉我,不干我的事……啊——”

    被丢下云层的紫竹童子只听见风在耳边呼啸而过的声音,以及那句“一人负责找回一颗宝珠,十五天后见”。

章节目录